标签归档:诗篇

No.3 毫发常重泰山轻

诗篇

水调歌头 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

长恨复长恨, 裁作短歌行。 何人为我楚舞, 听我楚狂声? 余既滋兰九畹, 又树蕙之百亩, 秋菊更餐英。 门外沧浪水, 可以濯吾缨。 一杯酒, 问何似, 身后名? 人间万事, 毫发常重泰山轻。 悲莫悲生离别, 乐莫乐新相识, 儿女古今情。 富贵非吾事, 归与白鸥盟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