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:新青年

No.34 如何做一件很酷的事情?

你愿意红光满面寂寂无名活到90岁吗?

在漫长的岁月里等待衰老,在无趣的工作中等待退休,在无止尽的昏睡中磨灭朝气,以此换来一句「本该如此」吗?

本该如此,就做吗?

其实你也知道,有些力量来自最底层的细节,来自最琐碎的家常:好像你会因为一句话而感动,因为一个举动而落泪——阳光的力量不在于热烈,而在于不知不觉。

需要奋起吗?你犹豫的是未知,是道听途说的恐惧,是藏于本性的障碍。

人人都劝你拔剑,剑就在手里。

你沉默,宁愿剑在手里生锈,宁愿被自己的懦弱困扰,宁愿被谴责无能,也想要那片刻的安逸。

片刻的安逸,最是迷人。

继续阅读

No.26 何为五四精神?

五月四日罗家伦写了一份《北京全体学界通告》,印刷5万份,广泛散发:

现在日本在万国和会要求并吞青岛、管理山东一切权利就要成功了。他们的外交大胜利了,我们的外交大失败了。山东大势一去就是破坏中国的领土,中国的领土破坏中国就亡了,所以我们学界今天排队到各公使馆去要求各国出来维持公理。务望全国工商各界一律起来设法开国民大会,外争主权内除国贼!中国存亡就在此一举了!

今与全国同胞立两个信条道: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!

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!国亡了,同胞起来呀!

继续阅读

No.17 敬告青年

1915年9月15日《青年杂志》1卷1号,陈独秀在发刊词里写出《敬告青年》一文。文中有此六义:

自主的而非奴隶的;进步的而非保守的;进取的而非退隐的;世界的而非锁国的;实利的而非虚文的;科学的而非想象的。

其中,自主、科学即为民主、科学,世界、实利即为今天的改革、开放,进步、进取当是19世纪以来一直为国人所倡导的物竞天择。

观此六义,有感,今仿其文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