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归档:zuanfeng

No.34 如何做一件很酷的事情?

你愿意红光满面寂寂无名活到90岁吗?

在漫长的岁月里等待衰老,在无趣的工作中等待退休,在无止尽的昏睡中磨灭朝气,以此换来一句「本该如此」吗?

本该如此,就做吗?

其实你也知道,有些力量来自最底层的细节,来自最琐碎的家常:好像你会因为一句话而感动,因为一个举动而落泪——阳光的力量不在于热烈,而在于不知不觉。

需要奋起吗?你犹豫的是未知,是道听途说的恐惧,是藏于本性的障碍。

人人都劝你拔剑,剑就在手里。

你沉默,宁愿剑在手里生锈,宁愿被自己的懦弱困扰,宁愿被谴责无能,也想要那片刻的安逸。

片刻的安逸,最是迷人。

继续阅读

No.33 今日方知我是我

去撕碎一切虚假的指导,获得极致的好奇和想象力。

如今的你是真正的你吗?或是他人的借尸还魂?你是否是舆论的代表,是父母的替身,是老师的执念,是政客的棋子?你是否是企业家的牺牲品,是世俗欲念的化身,还是某种政策的产物?你是否是某种数年来潜规则的重复?

那些都不重要。撕碎那些障碍吧。

如苏轼所言.

此间有什么歇不得之处?

如鲁智深圆寂时写的颂子。

平生不修善果,只爱杀人放火。

忽地顿开金绳,这里扯断玉锁。

咦!钱塘江上潮信来,今日方知我是我。

继续阅读

No.32 两代史学家对于明代制度的不同看法

对于同一段历史,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。原因在于他们站在不同的历史节点,不同的历史环境中,由此产生不同的历史观。

这里以明初历史为例。

两代史学家分别为孟森和王家范。孟森(1869–1938)是我国明清史的奠基人之一,开创了明清史研究的先河。代表作有《明史讲义》、《清史讲义》等。王家范,1938年生,自1962年期执教中国通史,持续四十六年,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教学与研究,主攻中国社会经济史。代表作有《中国历史通论》。

恰好手里有《明史讲义》和《中国历史通论》,可以分别看到两代史学家的不同态度。

继续阅读

No.31 食气大师老刘

老刘发现自己在吃饭上的花费占到每月收入的1/3,他决心改变这种境况。

决心把吃饭的花费占比减到零,这样节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干别的。

起初,他只是减少每日的饭量,并且刻意拉长每顿饭之间的间隔。

很快,凭借一种难以言说的毅力和某种天赋,他做到了不吃饭就可以饱的地步。

继续阅读

No.30 订阅推荐

大多数人对于信息增量都有一种痴迷。

如果看到一篇文章,他知道我不知道的,他知道我想知道的,大概率你会看下去。如果看不下去,并且你认为内容足够重要的话,大概率你会收藏。

之前提过,一个人的订阅足以定义一个人。订阅足够私密,是个人兴趣的直接体现,比如有的人对历史、地理、政治感兴趣,有的人对经济感兴趣,有的人对体育感兴趣。从你的订阅中可以推断你的喜好、品味,甚至你的职业。

继续阅读

No.29 争取躺平的自由

卷首

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。里面有许多努力工作的人们,不久就要累死了。然而从工作到死去总是瞬间的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。现在你去躺平,叫停几个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,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?”“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,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。”

继续阅读

No.28 决策面和决策点

点:做一次决策,看一部电影,赚一次钱,爬一次山,考一次试。

面:做一系列决策,看一系列剧,积累赚钱技能,定期爬山,定期学习。

解放战役初期,东北形式恶化。我党被赶到松花江以北。起初的想法是先立足城市,发动工人,结果效果并不好。后来「七七会议」之后,东北局痛定思痛,发动一万多名干部下乡,搞土地改革。仅一年时间,就先后发动夏季攻势、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,到1948年初,除了个别大城市,农村和绝大多数中小城市都在我们的势力范围。这就是农村包围城市,武装夺取政权。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这是「面」对于「点」的胜利。因为国民党着力于城市这样的「点」和铁路「线」,而共产党着力于农村这样的「面」。

继续阅读

No.27 我的爷爷

人活着,总会被很多人记住吧。

记忆就是活着的证明,我希望我的记忆进入你的记忆,从此化作无数种记忆。活在更多人的心中。

我的爷爷身体壮实,皮肤是那种古铜色,手由于长期的劳动磨出了老茧。他几乎很少生病,喜欢和别人聊天,喜欢斗地主和麻将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