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考 · 2021年6月21日 0

No.34 如何做一件很酷的事情?

你愿意红光满面寂寂无名活到90岁吗?

在漫长的岁月里等待衰老,在无趣的工作中等待退休,在无止尽的昏睡中磨灭朝气,以此换来一句「本该如此」吗?

本该如此,就做吗?

其实你也知道,有些力量来自最底层的细节,来自最琐碎的家常:好像你会因为一句话而感动,因为一个举动而落泪——阳光的力量不在于热烈,而在于不知不觉。

需要奋起吗?你犹豫的是未知,是道听途说的恐惧,是藏于本性的障碍。

人人都劝你拔剑,剑就在手里。

你沉默,宁愿剑在手里生锈,宁愿被自己的懦弱困扰,宁愿被谴责无能,也想要那片刻的安逸。

片刻的安逸,最是迷人。


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桌面,清风吹过心间的刹那,你意识到,要做一件很酷的事情。

这并非突发奇想,你早已有这个想法。

你设想过无数条人生路径,成为一名程序员,终日以代码为生;或是成为一名科研工作者,伏案研究;或者是销售、公务员、自由职业者等等。

可以一眼望到尽头,那都不酷。

结婚、生子、忙碌、奔波、衰老、死去;如常人一般,那都不酷。

做一名网约车司机,和乘客谈天说地,坐等风云变幻,你觉得都不酷。

你对着剑发誓不做不酷的事情,不酷会厌倦,会妥协;而你休要妥协,你还有热血。

难道热血只用来闲谈二三、怨天尤人吗?


可是,从什么地方入手呢?

拔剑是很简单,这年头谁看你舞剑呢?

不过是「拔剑四顾心茫然」,一点也不酷。

那什么才酷呢?

是姓名刻在砖上,家家户户知晓你的名字?还是家财万贯,富甲一方?

恐怕都不是。

最酷的事情是,提起它你会心潮澎湃,想起它你会充满力量,做起它时间会倏忽而过。为此你不计报酬,心甘情愿,心无杂念。

做最酷的事情会让人发光。为此没有埋怨之言,没有取舍之心。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衰老、死去又如何?一眼望到头又如何?

凡心所向,素履以往,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

醉心耕田不酷吗?安静写作不酷吗?痴心研究不酷吗?

酷不在于兴趣,不在于坚持,不在于执着;酷在于极致的热爱,极致的纯粹,极致的朴实。

酷是重剑无锋,而不是花拳绣腿。


找到这样的事恐怕很难。更难的是,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做。

人人都会复杂,却做不到简单。人人都有渴望,却做不到拔剑。

无非是向内探索,向心求索。找到最重要的事情。

直到深夜无法入眠,久久为之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