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.32 两代史学家对于明代制度的不同看法

对于同一段历史,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。原因在于他们站在不同的历史节点,不同的历史环境中,由此产生不同的历史观。

这里以明初历史为例。

两代史学家分别为孟森和王家范。孟森(1869–1938)是我国明清史的奠基人之一,开创了明清史研究的先河。代表作有《明史讲义》、《清史讲义》等。王家范,1938年生,自1962年期执教中国通史,持续四十六年,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教学与研究,主攻中国社会经济史。代表作有《中国历史通论》。

恰好手里有《明史讲义》和《中国历史通论》,可以分别看到两代史学家的不同态度。

明开国以后制度大体上有设置户贴、户籍,大致类似于我们的户口本。又编黄册,目的为了赋役,是一百一十户为一里,其中粮食人口多的十户做里长。其他一百户分为十甲,一甲十个人,选一个甲首。每年从十个里长里选一个做里长,一甲里选一个人做甲首。按照钱粮多少排序。十年排一轮,有些鳏寡孤独的附在一甲之后。每年更改,十年改册。这就是所谓的黄册。此外还有鱼鳞册,主要是丈量土地,把各式各样的土地画出来,和鱼鳞很像。以鱼鳞册来判定土地,以黄册来判定赋役。这是明初所定的重要制度,清朝承袭明制大致不错。

再来看孟森的点评。

明于开国之初,即遍遣士人周行天下,大举为之,魄力之伟大无过于此,经界由此正,产权由此定,奸巧无所用其影射之术,此即科学之行于民政者也。

大致是说明朝所用的这些制度,界定了边界,确定了产权,那些偷奸耍滑的人就无从入手,是一种科学的制度。其后又说朱元璋爱民,多次因为天灾免去当年赋税,甚至砸毁元朝的水晶滴漏——那个滴漏可以自动报时,非常精巧——以此显示自己爱民。

再来看王家范的看法。

由贫农朱元璋创立的明帝国比以往所有帝国都顽固保守,甚至从北宋对市场开放的心态上后退,又回到小农封闭干枯得像“木乃伊”那样的状态。“厂、卫”的特务统治表明权利层里也没有多少行动的“自由度”。更不用说由白银通用激发出的贪欲,党争门户愈演愈烈,官僚政治更趋下流堕落。

两人的看法截然不同。孟站在当时明朝的角度,认为元灭亡之后制度尽废,朱元璋居然可以实施如此精细的制度,户贴、黄册和鱼鳞册,甚为叹服。并且认为此做法非常科学。确实这一制度实行数百年未止。同时看到朱爱民的一面,时不时就免去当年赋税,而这在古代也比较少见。

王是以大历史观来看待这段历史,看到了其顽固保守的一面,这也是如今诸多学者的共识。从其保守一面来看,那么户贴、黄册和鱼鳞册就成为其束民的手段,成为其控制基层的一个工具。其实际结果就是使得开放的市场进一步倒退。

同一段历史,可以读出不同的意味。

十八年,谕户部曰:“人皆言农桑衣食之本,然业本必先于黜末,自什一之途开,奇巧之技作,于是一农执耒而百家待食,一女躬织而万夫待衣,欲民之毋贫,得乎?朕思足食在于禁末作,足衣在于禁华靡,宜令天下四民,各守其业,不许游食,庶民之家不许衣锦绣。”(出《洪武宝训》。

朱元璋认为,吃得饱饭前提在于禁止商业,防止中间商,穿得起衣服前提在于禁止奢侈华丽,防止浪费。那么就让百姓各守其业,不要经常流动,普通老百姓不能穿锦绣。

孟森认为朱元璋的节俭很有道理,我们今天的人看来会直摇头,这难道不会丧失社会活力吗?

可惜读史不能站在今天的角度,不能用今天的视角去看当时的历史。我们只能尽量在当时的环境去思考当时的处境和选择。从而总结得失,吸取教训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