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 · 2021年4月4日 0

No.18 《曾国藩家书》

日记

我从十月初一日起,也学艮峰那样,每天的一个念头、一件事情,都写在册子上,以便于自己随时看见,心有触动,并能克服改正。也用正楷字写。

余自十月初一日立志自新以来,虽懒惰如故,而每日楷书写日记,每日读史十叶,每日记“茶余偶谈”一则,此三事未尝一日间断。十月廿一日立誓永戒吃水烟,洎今已两月不吃烟,已习惯成自然矣。予自立课程甚多,惟记“茶余偶谈”,读史十叶,写日记楷本,此三事者,誓终身不间断也。诸弟每人自立课程,必须有日日不断之功,虽行船走路,俱须带在身边,予除此三事外,他课程不必能有成,而此三事者,将终身以之。

据曾国藩所言,他是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初一开始发奋记日记的。

注意到他对自己的评价用了懒散二字,这在他的信里经常提到。他认为自己为人懒散,只是到了京城以后才开始“立志自新”。给自己的目标是每天看史书十页,每天记“茶余偶谈”一则,每天正楷写日记一篇。日记写自己的想法、触动、错误,每日反省。并且这三件事是他打算终身去做的。

予时时自悔终未能洗涤自新。

读书

是故经则专守一经,史则专熟一代,读经史则专主义理。此皆守约之道,确乎不可易者也。

读经书就专门看一本经书,读史书就专门看一本史书。

这我深有体会,读书杂而不精,随心所欲,一本书看一半就去看另一本,最终毫无心得。大多都是泛泛而读,如何有所长进?

曾国藩认为如果想读诗集,应该读一人的专集,不应该东翻西阅。

功课无一定呆法,但须专耳。

无论什么书,总要从头到尾通读一遍。不然的话,乱翻几页,摘抄几篇,而对这书的整体布局、精华之处,却茫茫然一无所知。

用功譬若掘井,与其多掘数井而皆不及泉,何若老守一井,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?

除了“专”,曾认为读书不必拘泥于场所。

苟能发奋自立,则家塾可读书,即旷野之地、热闹之场,亦可读书,负薪牧豕,皆可读书。苟不能发奋自立,则家塾不宜读书,即清净之乡、神仙之境,皆不能读书。何必择地,何必择时,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耳。

无论什么书,总要从头到尾通读一遍。不然的话,乱翻几页,摘抄几篇,而对这书的整体布局、精华之处,却茫茫然一无所知。

如果发奋的话,在荒野、热闹的地方也可以读,不用看什么时间地点,只要看是否真的想读罢了。

不过如果没有那种志气的话,选择一个合适的场所还是比较重要的,毕竟图书馆的效率肯定比宿舍、家里要好。

习字

临《千字文》也可以,但要有恒心。每天临帖一百字,万万不要间断,那么几年坚持下来,便成书法家了。

练字贵有恒,是颠扑不破的道理了。

作文

贤弟亦宜趁此时学为诗古文,无论是否,且试拈笔为之。及今不作,将来年长,愈怕丑而不为矣。每月六课,不必其定作时文也。古文、诗、赋、四六,无所不作,行之有常,将来百川分流,同归于海。则通一艺即通众艺,通于艺即通于道,初不分而二之也。

要作文就做,何必迟疑?如果今天不作,将来老了更不会做。

曾国藩认同一个道理,无论什么技艺,专精一门,其余则触类旁通。做事是这样,作文是这样,练字也是这样。

总结

目前仅仅读完曾国藩道光年间的书信,也就是进士之后、做官之前在京城那段时间。大多受益的信都是他给几位弟弟写的,讲读书、习字、交友、作诗等等。言辞切切,语重心长,对几位弟弟如同父亲一样。

他如京以后立志改过自新,时时自悔终未能洗涤自新。为此决定每天写一篇日记记载自己白天的想法、触动、恶念等,并勉励弟弟也这样做。除此以外,他强调守恒,认为士人读书,第一有志,第二有识,第三有恒。有志则不甘为下流,有识则知学问无尽,有恒泽断无不成之事。

对于守恒,在读书上体现在“专”上,读诗就读一个人的诗集,练字就每日临帖一百字不间断,读史书就断不可看其他的书。他以掘井为例,与其掘多个井不如守着一口井,力求挖到泉水用之不竭。

他对弟弟说,我没有什么可取之处,只有近来天天坚持一项,可以作弟弟们的表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