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刊 · 2021年2月1日 0

No.1 偷得浮生半日闲

诗篇

题鹤林寺僧话 (李涉)

终日昏昏醉梦间,忽闻春尽强登山。

因过竹院逢僧话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思考

近日已过立冬,北方连日雨雪。厦门却仍是高温,中午不多时即汗流不已,故头脑昏昏沉沉。如李涉诗中所言,昏昏醉梦间。

恰巧读到鲁迅先生的《呐喊》自序,中学书中也提过的,“凡是愚弱的国民,即使体格如何健全,如何茁壮,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,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。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,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,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,我那时候以为当然要推文艺,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”。此处引用他的话并非是说我也想改变中国的精神——我还没有他那样的气魄——而是说,他在选择未来职业的时候,是以国民精神和国家的角度去考虑的,当时他也不过二十多岁,这种选择职业的角度似乎很是新奇,甚至在今天是比较稀缺的吧,这种择业的考量也许值得我们思考。

网站

推荐一个找书的网站,所找的中文书十之八九可以找到。

mobi格式用kindle app/kindle 设备可以阅读,epub格式用iPhone、Mac、iPad可以阅读,pdf用电脑、打印皆可阅读。

书籍

本周推荐书籍《唐诗百话》或《品唐诗》,作者施蛰存。施蛰存曾与鲁迅有过论辩,因此背上了“洋场恶少”的名号。然而对诗却有自己的理解,这本诗话对诗人、背景、解析都有详细的阐述,所选的诗也多是耳熟能详的,自幼学诗,可能由于年纪阅历的原因无法理解诗句,但是随着对诗人的背景、时代的背景有深入的了解,对耳熟能详的诗句也一定会有新的见解了。

文摘

今我此身,若少动摇,如毛发许,便堕地狱。如商君法,如孙武令,事在必行,有犯无怨。——苏轼《东坡志林》

重要的讲述神话的年代,而非是神话讲述的年代。——福柯(疑似)

我想和你虚度时光,比如低头看鱼/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,离开/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/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,比如散步/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/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/坐在走廊发呆,直到你眼中满眼乌云/全部被吹到窗外/我已经虚度了时间,它经过我/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/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,虚度/满目的花草,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/一样无意义,像被虚度的电影/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/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/我想和你互相浪费/一起虚度短的沉默,长的无意义/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/比如靠在栏杆上,低头看水的镜子/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/在我们身后,长出薄薄的翅膀. ——李元胜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

我们对死亡的恐惧,对于生命结束的恐惧,都不如我们害怕生活的无意义和微不足道来的深。——库许纳(美)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。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槌不了我。——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